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網名題字:李永平
主編:何朝禮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西部文苑
黑惡審判(短篇小說)
人氣:1179    發布時間:2019/9/30

南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在審理一起涉黑綁架、殺人團伙案,案犯共6人,公訴人在《起訴書》中指控主犯周令輝在去年10月伙同同案犯成立了一個所謂的劫富討債公司,該公司的“業務”只有兩項,一是代人討債,二是劫富。


開庭了,審判長將法槌重重敲了一下,法庭突然寂靜下來,人們將目光投向“以國家名義”的公訴人,公訴人是南江市人民檢察院的檢察員李娜,這位女檢察官雖然個子矮小、文弱有加,但宣讀公訴詞時卻是先聲奪人:“……周令輝等人是一個有組織有綱領的黑社會組織,雖然他們口頭喊著懲治老賴、打擊為富不仁,但最終目的是為了不勞而獲,而且使用了一些極其殘忍的手段謀財害命……”公訴人列舉了團伙的8宗作案事實,出示了證人證物,當庭進行質證。受中級人民法院指定成為主犯周令輝辯護律師的黃家耀一開始是不太愿意的,因為讓自己為一個罪大惡極的魔鬼說話實在難于啟齒,他雖有怨氣,但沒有辦法推遲。在第一次會見時,周令輝的一些朋友通過各種渠道告訴他要盡量保命,只要不死就有辦法,希望黃律師能夠盡力。俗話說“未行軍,先行糧”, 周令輝的朋友們給黃律師送了一個大紅包,好幾萬元,但黃律師拒收了,他知道這樣的黑惡案件是不會辯護出好結果的,再說自己也從來沒有收紅包的習慣。


會見周令輝之前,黃律師不像一些律師面對這樣的辯護時馬虎應付,而是認真閱讀了《刑事起訴書》,翻閱了相關的案卷材料。黃律師發現這個無惡不作的黑惡團伙曾經令人聞聲喪膽,尤其是他們與當地公安部門里的一些人存在警匪勾結關系,所以人們更是懼怕有加。通過認真閱卷,對照相關證據,黃律師認為8宗殺人致死案均有鐵證,只是其中一宗將人裝入鐵籠鑄上水泥投入江中的案件死不見尸,但也有同案人的證詞,且對細節的供述也是一致。黃律師詢問周令輝這一宗案件究竟是有還是無,周令輝含糊其詞地說:“忘記了,應該是沒有吧。”面對這樣的回答,辯護人需要“以事實為依據”,于是黃律師告訴周令輝:“即使將這一宗辯護為證據不足,以疑罪從無,但余下的7宗殺人案還是逃脫不了極刑的結果,即使如此,作為辯護人的我還是會據理力爭。”黃律師的回答讓周令輝和他的親朋很不滿意,但指定辯護人選又不能隨便更換。


“被告周令輝的辯護人,你對剛才公訴人指控的這宗放入鐵籠鑄上水泥的殺人案件有無異議?”審判長的發問讓黃律師如夢初醒。


“有,有異議。這宗案件死不見尸,而且缺乏死者的明確身份證明。”


審判長將頭轉向公訴人詢問:“公訴人如何辯解?”


“有,這一宗案件雖然死不見尸,但除了周令輝以外,其他同案犯都供認了,而且細節符合,應該認定。”


黃律師還是堅持自己的辯護意見,要求疑罪從無,希望審判長予以采納。這宗涉黑案本來內定要從嚴從重從快的,經果黃律師的一再要求,法院最后只好以“證據不足”退查。審判長宣布休庭,案件退查從檢察院一直退到了公安機關。

 

案件退查后,那些認為法律援助只是走過場的律師們怨聲四起,他們認為這類案件受理時間太久已夠令人討厭了,重新追查要占用時間,豈不時更加麻煩,可黃律師并不這樣想,他認為人命關天,不能隨便認定一宗缺乏證據的殺人案,雖然對于被告人來說多一宗少一宗都是死刑,但每一個案件都要找出證據。黃律師精采的當庭辯護讓周令輝的親朋對他刮目相看,他們再次給黃律師送來好處費,但黃律師仍然拒收了,他明白收了好處費就等于受賄,萬萬不可。


南江市公安局接到退查通知后感到問題重大,這宗案件指定重新追查的部分需要在南江里打撈死尸,這如大海撈針,時間過去了很久,打撈深埋河底的證據談何容易?當初政法委的藍副書記交代過,說這宗案件只要有同案的供認就OK,不必一查到底,反正一宗人命案是死,多一宗也只是一死。如今南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黃律師的意見退查,真是多此一舉。無賴,南江市公安局只好請來打撈隊協助打撈尸體。已是冬天,雖然沒有雪飄之嚴寒,但南方霜雨微雪的氣候也夠受的。打撈隊讓潛水員下到河底,沒有發現鋼筋水泥死尸,卻撈起了一具綁著石頭的死尸,由于高度腐敗已成為一具骷髏。骷髏經法醫鑒定,正是一年前歌舞廳的失蹤女子林小紅,與周令輝案所說的受害人姓名相同。如今死已見尸,按說可以結案了,但女子的身份情況與周令輝同案所說的有些出入——死者身高160公分,而同案人所說的是150公分,最大的疑問是死者頭骨沒有骨折痕跡,并不像案犯所說的是頭部中槍。通過查閱尸檢報告,黃律師斷定這起殺人案并不是這個涉黑團伙所為,但他們為什么要張冠李戴,他一時弄不明白。


第二次開庭時對尸體進行了質證,公訴人認為原來公安機關的審問確有指供之嫌,不過受害人是同一人,這一點沒錯,經過除了周令輝以外的所有被告人再次供述,死者的確是他們弄死的。看似已經斷了的證據鏈又重新被人為接了起來,可黃律師依舊不服,他認為證據不足,通過對同案被告的發問,問題果然出來了,其中一位同案被告在回答黃律師發問時說漏了嘴:“一位公安同志說反正已有三四條人命了,主犯少不了死刑,多一宗少一宗是一樣的,只要你們承認這宗也是周令輝要你們干的,你們就可以立功,就能夠免予死刑。”聽到這里,法庭嘩然,公訴人大聲說:“被告人,你要對自己的說法負法律責任。”溫和的黃律師此時也正氣驟發:“公訴人,請你不要威脅被告人,我覺得這宗殺人案有貓膩,為什么會有一位政法委副書記直接插手?而且說什么多一宗少一宗都是死的話?”公訴人無言,審判長沒有制止黃律師的辯護。這宗死已見尸的殺人案讓法院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審判長與兩位審判員交頭接語后宣布:“由于證據問題,再次休庭。”


再次休庭,同案辯護人都沒有怨言,他們反而贊賞同行黃律師的細心和剛直不阿,大家都在等待這宗殺人案的揭曉。

 

公安機關接到第二次退查后不敢怠慢,馬上派出偵察員前往死者生前工作的歌舞廳了解死者的一些情況。死者名叫林小紅,湖南人,是三陪小姐,由于長得青春靚麗,坐臺率很高,經常發生供不應求的情況,因為她的經常串臺,引起了一些客人之間的矛盾,多次因此吵架。偵察員對這一現象很感興趣,他們拿出周令輝等人的照片讓小姐們辨認,幾位小姐都說見過,順便提到了政法委藍副書記的外甥邱小鴻,說他經常帶著一群兄弟前來,只點林小紅坐臺。一回林小紅正在陪著一位客人,邱小鴻硬是要媽咪將林小紅叫過來,可那位客人不愿意,后來起了糾紛,邱小鴻一行人將那個客人打得面青鼻腫。那個客人氣不過,找到歌舞廳老板理論,老板一面陪不是一面無可奈何地說:邱先生的舅舅是政法委副書記,我們得罪不起。線索連上了政法委的藍副書記,作為屬下的偵察員們犯難了,他們只好向局長如實匯報。經過艱難抉擇,案件分析會上大家都同意將邱小鴻列入嫌疑人,但礙于特殊關系,不知應該如何對他立案偵查。藍副書記聞知案件查到了自己的外甥,批評主辦人員說:“已經有了供述的案件還翻什么案,誰翻案處理誰。”為了應對藍副書記的指示,公安局的洪局長與刑偵隊的許隊長親自去了看守所,提審了除周令輝以外的其他同案,他們一致供述這宗案件是一位住監所檢察科長的意思,那個科長說將這起殺人沉尸案認了,司法部門定會從輕處罰,他們說這樣會害了周老大,那個科長說“他有錢,可以找人疏通,再說多一宗少一宗沒多大關系”,這樣他們才認了。聽了同案人的一致供述,洪局長感到事情重大,意識到了司法腐敗造成的執法不公,于是將筆錄整理好,還特別將提審錄像制成光盤送到了南江市紀委,紀檢書記聽了匯報后指示將此案暫時拖一拖。


幾天后,市紀委將藍副書記帶走協助調查,作為司法部門領導,他知道事情已經敗露,只好把事情經過向組織如實交代,原來邱小鴻正是藍副書記的外甥,在市海關工作,外甥工作散漫,沒少給他這舅舅惹麻煩,最大的麻煩就是在歌舞廳將三陪女林小紅奸殺,之后綁了石頭投入南江,就是重新追查發現的那起殺人案件。作為政法干部的藍書記知到外甥罪虐深重,難逃死刑,于是收買了住監所的檢察科長,搞了一個假案嫁禍于周令輝涉黑團伙,沒想到這個秘密還是被細心的黃律師發現了。

 

第三次開庭分為上下場,審判廳座無虛席,人們對這宗謀殺案很感興趣,南江市所有的新聞媒體都出動采訪。法官宣布這宗奸殺沉尸案的另案審理在下半場進行,被告席上有3位被告人——邱小鴻和他的兩個馬仔,他們供述在一次死者拒絕三陪時合力將她強奸后勒死,用幾塊石頭綁好后沉入江中。審判長訊問被告邱小鴻:“為什么說是周令輝害死被害人放入鐵籠后鑄上水泥沉入江底的?”


“那是我舅舅的意思,舅舅說說反正這起涉黑案多一宗少一宗都一樣,說成是鑄入水泥沉于江中,偵查部門就不會取證了。另外我們與周令輝平時也有過隙,此事也算是報復。”審判長繼續問:“為什么他們會承認呢?”邱小鴻不知道該不該說出真相,因為說出以后會讓舅舅和檢察伯伯難逃干系,停頓了一會兒,他覺得此時先為自己著想,坦白從寬保住小命:“審判長,那是舅舅通過住監所的檢察伯伯做了周令輝同案的工作的。”“具體如何做的?”審判長窮追不放。“告訴他們說周令輝已經認了,同案照此承認可以從寬處罰……”


邱小鴻的說法得到了周令輝同案犯的一致印證,事實已經真相大白,案犯分別被判處死刑與無期徒刑,原政法委藍副書記、住監所檢察科長也都被開除公職,移交司法機關另案處理。

 

(作者:木子)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时时彩平台出租价格